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睡、梦

最近这些天的下午几乎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而且是越睡越困,还时常做一些很奇怪的梦。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奇异的梦

今天午饭之前小咪了一会,却想不到做了一个噩梦,我做恶梦的时候是少之又少的,但这个却是极其的可怕,不是因为它里面有妖魔鬼怪,而是它里面是平常的人物事情的大概当梦醒来时就已经就不清楚了,如果没有想错的话,里面是一个认识的并确实一个变了的人物,不知是什么原因变得,使我非常的痛心。我只记得其中的两个细节了:一个是我在村子的一角,不知道别人用的是什么法力,使我的日常学习工作的地方的摆设的一小块地方的 东西原封不动的移动到我的身边,我记得我是非常的不是恐慌就是愤怒,我拿起一个瓷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玻璃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接着它四溅的碎片扎到我的身上,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第二个细节是门外有一男人,在右边,熟悉的人在左边,在那笑着,此时他们是改变之后的,我拿起一把水果刀扔出窗外,刺在男人胸口,接着扔出一把剪刀刺在了熟悉人的胸口,但他们好像没有知觉一样,依然在那不怀好意的笑着……

那时我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活着的,梦中我不止一次的想自杀,但都挺过来了。

好奇异的梦。

Categories: My Free Mind Tags:

动物的防御

昨天晚上感觉像跟经历了一个星期样,和蝎毒作斗争真是一件痛苦的事,要是一般的小动物这样估计就要去极乐世界了,人类是一种脆弱的生物,没有伶牙俐齿,没有厚厚的盔甲,没有锋利的爪子,也没有可以恐吓其他生物像毒蛇和蝎子一样的毒液,人类真是太脆弱了,要不是发达的科技保护着我们,我们或许就像野兔一样,被凶猛的野兽捕获,应该是更惨,毕竟我们还没有野兔跑得快。

今天下午在中央十看的人与自然中,一直离队的狮子带着它的才几周的幼崽们准备搬家,它准备搬到一个比较阴凉的灌木丛处,就在它刚刚把幼崽全部放下的时候出现了一条快要蜕皮的埃及眼镜蛇,主持人说那时期的蛇很危险,果然眼镜蛇含不留情的向他们发起了进攻,结果很明显,幼崽们死掉了,蛇毒在大狮子的体内开始发作了,麻痹了狮子,它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嘴里不停的流着唾液,它只能靠着嗅觉来感觉一下它的死去的孩子们,它步略蹒跚的走着,到了一个有水的地方喝了点水,在草地上躺下了,就这样,它煎熬了一周的时间,蛇毒从它的体内全部排出来,它又重新站起来了,这期间它受到了野狗的攻击。这时它第一件事就是赶回事发地点,然而现场早就被野狗收拾干净了,从此,野狗在我的眼中的印象变得很差很差,还因为野狗自相残杀,可以将自己的妹妹杀掉、吃掉!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假如能够选择性遗忘

今天可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要是前天这样就好了,就可以看到日食了。但对于农村的可就是难熬的日子了因为在太阳底下干活可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昨天没有出去,因为找不到工具了,总不能用手吧。通过这件事情我发现了我的记忆力变得很差了,工具镊子是从那个窗子下找到的,在我的记忆中我根本就没有把它带出过南屋的门过。可能这不是病,只是健忘,是人脑的一种保护,如果做过的每一件事都记录下来的话,就算是人脑能够盛下,那也是相当痛苦的,你想啊,琐碎的小事都记这么清楚那回忆还有什么意义?各种各样的记录东西的机器不就没有什么用场了嘛。

Categories: My Free Mind Tags:

狗和时间

我的小狗最近不太健康,它的右手不敢着地了,不知是什么原因,起初我从它的右胳膊上逮到一只小动物,我以为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但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今天更是加重了,有时从一侧倒下就起不来身了,真是心痛,她就象是我家的一员一样,病了,痛了。

时间真的能够冲淡一切,不论是多深的爱,还是多深的恨,抑或是多大的喜还是多大的痛,时间可以将它们痛痛的冲淡,就像那句话“最不相信永远这个词,没有什么可以保证是天长地久的,即使是再美丽的泡泡也有破碎的那一天”。即使是这样,恋爱中的女人也总是喜欢听那带着永远的誓言,虽然她们自己也知道那样的誓言是不会实现的,但她们依然听的乐此不疲,男女就是这样,男人爱说花言巧语,而女人就爱听花言巧语,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是这样的规律维持了一对对的恋爱的人们。扯远了,本来讲的是时间的冲淡作用,时间会把一个人的棱角磨平,时间如流水,一天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日积月累,当沧海桑田的时候,我们的发现了时间真的可以磨灭一切!

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你也不过是分手,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是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知道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这是****一首歌,而我********就一直听和练习这首歌,*********呢,真的是吗?

Categories: My Free Mind, Sentiment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