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2

从给排水谈起

前两年我还在青岛的时候就有来北京看北京看海、来青岛看草原的说法。青岛的草原已经看了见怪不改了,但昨天北京的还还是头一看到,比后海壮阔多了。

雨果说过“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智慧与良心”,一些急功近利的领导者无心做好这块地下工程, 就像Seagull II这样的工程一样,管理单元还没有定好就做一些入离职、工资核算这些面子工程,可能是我想法太幼稚,没准他们只是耦合度极低的两个模块。

已全面看过一篇关于青岛下水道的文章,找了一篇如下。

青岛原德国租借区的下水道在高效率地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零件需要更换,但当年的公司早已不复存在。

  城建公司的员工四处寻觅配件公司,后来一家德国的相关企业给他们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应该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城建公司根据这个提示,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小仓库,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依旧光亮如新。

  

  无独有偶,驻扎外滩已历百年的上海外白渡桥,当年是由英国人设计制造的。近日被从桥墩上拆除全钢结构的桥梁,正在船厂全面体检、大修。明年此时,老桥便又能以原貌回到原地,继续“安全使用50年”。

  鲜为人知的是,老桥的“体检通知单”,是由英国一家设计公司开出的。去年底,他们给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来信提醒,外白渡桥造于1907年,桥梁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现已到期,请注意维修。

在最近一出出动辄号称是百年不遇、千年不遇的灾害面前,对比看看我们现在脆弱的道桥质量,在把原因推给老天爷而逃避了追究人为责任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该反思、也该脸红一下下呢?

我们落后的何止是一百年, 但我们的社会体制是很先进的(河蟹出场)。

得知周末要下大雨,周六一大早就出去囤粮,搜出老电脑,播放09年囤积的歌曲,整理下房间,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