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3

13-14跨年

不知为何这一年过的比其他年都快.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的。去年说今年考研,但今年就这么过去了,今年承诺明年报名,但我自知我现在的想法。 上半年在工作中无起无落,在生活中也毫无波澜,大概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随波逐流。看似生活无忧无虑,其实是没有勇气仔细思索。将近而立之年却还是这样这样碌碌无为,曾经从青岛来帝都时的雄心渐渐消磨,时间像风一一样从平静的湖面拂过,留下一圈圈涟漪慢慢回荡直致消失。上半年就这样悄悄溜过去了。
时至下半年,本没有期望生活发生什么奇妙转变。
在北京的夏天不及在青岛时可以去海边游泳、躺在沙滩晒太阳,但条件是创造出来的。周末时吃完午饭,背着包带着吊床骑着车,带瓶白开水,去菜市买点水果,在烈日下穿行过噪杂的城市街道来到东郊坝野公园的湖边的树下。那里是今年春天时发现的地方,那是是一个柳絮乱舞、野花遍野的季节,公园内的花草树木就是简单粗暴。躺在吊床上或小憩一会、或听听收音机、看看书。如果人生的目的就是享受生活我想我那时做到了。
我在上面那样的环境中把圣经新约通读了一遍,并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还未等思考明白后半年就过去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雪藏的草稿

邮件中还有将近一年前的两封草稿,不知何时才能发出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生活记录停滞

不知何时停止了写日记的习惯, 博客已经也不更新了,是因为一成不变的生活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

最近搬“家”了,在北京搬家是非常普遍的事,住的第一个地方我算是住的最长的了。现在住在五环以外了,去公司的远了,这样的季节骑着单车奔驰在京通高速上很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如果不堵车的话)。 评论一下北京的路吧, 还算不错, 有多宽的路就会有多少车,北京又不缺人。

2012-8-23

很久之前的草稿了, 年底了就草草发出去.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潜水如何克服耳朵压力

耳朵空腔对压力的增加最为敏感,然而,假设你的健康状况良好(没有头部伤风或过敏性充血的症状),要平衡是很容易做到的。只要捏住鼻子、紧闭嘴巴,轻轻地做擤鼻涕的动作鼓气,就可以将空气输送到耳朵和鼻腔内。另一个技巧是做吞咽的动作或左右活动下巴。第三种方式则是结合上述两种:做吞咽的动作左右活动下巴,同时捏住鼻子、闭嘴,轻轻鼓气。

wooln 发自我的 iPad

2013-1-12

都快一年前的草稿了, 年底了就草草发出去, 本来是要发给人的, 希望有天能看到.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张无忌和他身边的女人们

今年过年放假时间是毕业以后最长的的, 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 今年的没有什么聚会, 后来是也没有经过青岛, 亲戚家也没有总动, 只是去了姐姐家. 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看看电视什么的. 在家看完了《倚天屠龙记》,2003年苏有朋版的,遗憾的是始终是还没有完整的看完。《倚天》的小说原著没有看过,最早看的是李连杰的电影版本,对于剧情已经了解。由于串门没有看最后两集,昨天晚上被原著小说的最后一张看完了,虽然没有认真的看见苏版的最后一集,但隐约觉得书上和电视剧的结局差别还是很大的。看完书后又翻出苏版的最后一集看完了,当时的还是稍稍有些感触的,但鉴于时间已经太晚了就睡了。

武侠小说以爱情和武林正对为题材,讲述爱恨缠绵的爱情和肝胆相照兄弟友情。在这么多的写古代题材的小说中,除了韦小宝外就没见哪段男主角是三妻四妾的。张无忌对四个女人的感情始终无法定夺,这和他的个性有关,优柔寡断,什么事情真的到万不得已不能作出抉择,真乃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刨除认识先后顺序,这样的徘徊犹豫或许可以理解,但考虑张无忌和他们认识前后关系可以看出是否体现了一个喜新厌旧的思想。

都快一年前的草稿了, 年底了就草草发出去.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论实干和嘴皮

声明一个原则:身为一个搞计算机的人,最看不惯的是人工在电脑上重复行的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ERP的工作,在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跟随实施小队走南闯北的工作。 相对于上来就编码的码农来说我的经历还算丰富。
现在的很多理工科的人看不起那些靠嘴皮子工作的人,即使人家的成就摆在那里依然是嗤之以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没和他们并肩作战过。

很久之前的草稿了, 年底了就草草发布出去.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