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琐事’ Category

冬至

已经很久没有写博客了, 忙是一个原因, 但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自从来了这里后wordpress就上不去了, 不知道是这里严格还是正好正好赶上这个时间了.

来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 工作比以前的忙很多, 但是感觉上要不以前好, 我很清楚自己的现在的能力在什么档次上, 做事要按部就班, 我想我四个 月前的决定是对的.

今天冬至, 要不是vita的提醒我也还没有察觉到, 都说冬至要吃水饺, 我也要不免俗套了.

现在工作比较忙, 经常是往右下角扫一眼(你懂得)叹一口气: 又要吃饭了. 难得今天的task完成的比较快, 饺子嘛还是自己动手吧.

于是到了吃饭时间饺子就在眼前了.

哇, 好豪放威武的饺子啊! 就是难看些. 但好歹是村手动打造, 过程如下, 采用倒叙手法:

这张太血腥暴力了, 果断带码.

速度比我妈慢多了, 她是一小时. 而我只做一人份的用时1又1/4小时. 从来没有完整的一次包过, 找吃看来还可以接受.

鉴于写篇博客这么难, 有两种处理方法:

1. 才有国内认可的平台

2. 肉身翻墙.

Categories: 琐事, Food and drink Tags:

冬天真的来了

今晚不到九点,回头一看人都没了,好奇怪。
走回家,发现供暖了,证实着一年又快要过去了,总觉得仅仅只是秋天。

Categories: 琐事 Tags:

好久没写

[tag] 工作, 生活
近半年来越是遇到的事情多了越是没有记录, 这大概就是忙吧.

这么久没有写的还一个原因是最近WP在京城根本就上不去, 无奈今天使用了依然很慢的GM发邮件的方式发布这篇文档.

不知不觉中生日过去了, 在忙碌中.

来这已经一个多月了, 也工作了一个多月, 但是还在适应阶段, 要学的东西太多, 通读大堆大堆的资料, 然后渐渐有个轮廓, 到现在能担任一部分任务. 对面坐着三位牛人, 当我五年后我会在什么位置上?

最近半年的时间里生活的变化很大.

我的句话是不是有点特别?

Categories: 琐事, Work

烂柯山之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经过一个周的忙碌又到了周末,前天才知道登山节不是全中国的节日。今天一群(三人成群嘛)去了烂柯山,名字很有意思,烂字打头。唯一又看头的那个天然石梁,要不可就对不起那二十块大洋(<=>一双鞋、一件上衣)。

对于旅游很长一段时间就狭义的认为是游山玩水,现在总感觉游山玩水太累人,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段子:某人连续工作太长时间,同事们跟他说你该去度个假了;等他度完假托着一个疲惫的身子再次回到办公室,同事又对他说:看你这疲惫的样子你该去度个假了。

相比青岛的春天,这里更早更暖,青岛的春天太迟太短。

Categories: 琐事, Travel Tags:

又一次坐在了网吧

过了这么长时间,又一次坐在了网吧。

对网吧的印象一直不好,老是认为那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被父母、老是灌输的只有坏孩子才去网吧。第一次去网吧应该是在高一的时候,真的是好孩子啊。

这次来网吧是公事,实施的这个项目期间不能上网,但是传输文件,下载某些资料要上网,没办法只能来网吧了。

这个网吧还是像我印象中的那样——浓重的烟味,粗口的叫喊、隆隆的机器声,紧张的表情,乌烟瘴气。

Categories: 琐事

二月二

二月二,龙抬头,我在新校区理了个头。

我本来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二月二,正好今天也想理发,但是到每个理发店都是人满为患,我也疑惑不解。知道今天晚上新校区理发店里的那个帅哥说起今天是二月二才明白理发店里那么多人的原因。

Categories: 琐事 Tags: ,

旧的还在

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写日记了, 主要原因是这期间我在平度, 没有带自己的电脑, 不带电脑是因为我的电脑快坏了. 在一件东西没有彻底坏掉之前我怎么有心情思考新的东西, 即使那件东西明明已经块不属于我了.

Categories: 琐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