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Hobbies’ Category

NULL

当渐渐感到生活是一天天的重复的时候; 当下班后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的时候; 当生活变成了涛哥说的”天天看到海却从未去过”的时候. 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也想看个电影乐呵乐呵; 也想老老实实看个电视剧; 也想上网看一些八卦花边新闻消磨一下; 或许没有深思的必要.

本以为自己是一个不随大流的人; 本以为自己一个人可以过的很安逸快乐; 本以为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回想二十多年, 无论是从从呱呱坠地, 还是被硬性的拖进学校, 还是挤破头皮似的进入大学, 身边都是熙熙攘攘的人, 吃的住的行的没有一个是单独一人.

I Am Legend 中描述的那一, 当城市中只剩下一个人, 没有人交流, 如果没有自言自语几年后会失去语言能力, 那样的环境确实会让人抓狂, 对这一个模特就那样的激动.

文字记录的速度始终不能单上人的思维速度, 弹指间想法已经南辕北辙. 当人的思维可以完整的被记录, 就像录音录像一样方便. 那样会更可怕, 盗取意念之类的会出现.

当微博在大行其道的时候, 用文字维护一个传统的博客确实显得任务繁重. 发现不论是专业的博客地区还是SNS的附带日志出现的不是转载就是分享, 总是找篇找个能描述自己想法和心情的文章来代替亲笔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天色已晚, 洗洗睡吧.

附转载一篇

如果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

王和

我不知道我能否忍受这恒久的孤寂,当这世界再没有自己的同类。每天有足够的食物让你能够饱的活下去,有各种可玩乐的器械可锻炼你的肉体……,就是没有同类在你的生命中出现,你活着的目的只是活到死为止。如果,从自我觉察自己的存在那一刻开始,这世上便只得我自己一人,那还好一点;如果你曾经历过有家人朋友的热闹,而最后却独剩你一人在等死,那种空寂眞会迫得人发疯的。
有这种感悟,当然不是自己有感而发,而是在喂养自家的鼠妹妹而得到的启悟。
鼠妹妹其实应称其为鼠婆婆了。按照仓鼠的生命周期来说,一般高寿的不过两年左右,然而鼠妹妹出生迄今已两年多了,还不是婆婆那算啥?不过由于它还是处子鼠,故此才称之为鼠妹妹。
鼠妹妹是我家饲养仓鼠史上的最后一代了。妻养了仓鼠四五年,从最初的两三对买回来,到后来自家培殖,鼠口最多时达五十多只,当时是有宠物店向妻购入鼠宝宝来贩卖的。后来妻说不再养仓鼠了,当最后一批鼠宝宝给送到宠物店后,家中只剩下两对种鼠及鼠妹妹了!原因是鼠妹妹自幼体弱,毛发疏疏落落的不大讨人喜爱,因此就留了它下来。再后来四老均得遂天年,便只剩下鼠妹妹一个了。
我是每天定时定刻的给鼠妹妹添水添食物,但却不会把它拿到手掌上来玩的,于是鼠妹妹每天都不定时的在给它的滚轮中奔跑,跑出点声音来让我能知道它还活着;我亦如常的每天给它下一场食物雨,如是者一年多了。
我不知道鼠妹妹在它那小小的脑瓜子中存不存在孤寂这种情緖,也许动物本来就没有人类那种种的情绪,它就是如常的每天的吃、睡、跑,但就是连我这个喂食员也因此而感到它的孤寂,它自己却好像不怎么着意似的!
不自觉有不自觉的好!要是让我只能一个人的活着,而又让我知道活着的终极意义是等待死亡不知在哪天降临,我宁可选择不自觉自我的存在好了!

Categories: Hobbies, My Free Mind Tags: ,

补上的日记

昨天和今天我把2007年到2010年之间写在电子日记里的一些内容放到了这个博客上,翻阅了一下这快四年的电子日记,发现大部分内容是不宜公开的,能公开的也就只有那几篇,还是把其中的一些内容进行了审查,就像光腚局审阅影视作品一样。

上小学的时候老是让我们写日记,想想都是写了些什么东西,都是写流水账,有些甚至是凭空编造的。小学写的日记也不知道扔那去了,现在依然保留下来的是高中和大一写的大约三本日记。

人在年轻的时候要什么都要尝试一下吧?

–A 哈喽,工作有没有新眉目?

–B 那有啊?老地方呆着

–A 嗯,生活还是安定些好。

–B 呵呵…年轻不折腾什么时候折腾?

–A 也有道理。

–A 我不爱折腾。

–B 我原不爱折腾,被生活逼迫的

–B 我想看看生活能被我折磨成什么样?

年轻是不是要出去闯一下?

外年的时候很精彩,外面的很无奈,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还在这里耐心的等着你。

Categories: Hobbies Tags:

My hobby-alone

I used to be alone.

My major in computer network, I deal with computer and network all the day, but I can live well without computer and network. I love music, not only listening but also making. I begin to study Chinese float about seven years ago by myself, because there was no free time to be cost and my family didn’t have so such money.

Look forward my university time, I didn’t study so hard, no girl was very close with me, and I don’t think I waste much time to play. So, where my university time escape to? I wander, too.

What’s the purpose of the word above? I just want to show I am strange. I added many friends on Renren dot com which is the Chinese Facebook. Tell the truth, there were no more than ten friends of my account, I felt it’s like a joke to be friend on suck a virtual net, because I heard that they never have a talk with though they “are” friends, say nothing of know each other before.

When I graduated from QTech and be busy on work, I found I have less time to spend with my friends, though we will still be friend when we meet other day. But we have less chance to share with other. I decided to add friends on renren dot com.

It’s a litter hard to express my mind in English, so the word above cost me so much time, and I can’t even remember what I had to write at the beginning. So pause it.

By the way, I changed my English name few days ago. It’s Wooln, because I think Smart is too common it will be mix up with normal English words. Wooln‘s mean will can’t be realized, but my friend Zhanwei Fu could know it if he think about it hardly because we have a same type style.

It’s new QTech, a group of girl will move to there in the coming March.

Categories: Hobbies

修理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把在别人眼里已经是需要扔掉的东西再修理整合一下使之重现焕发生机. 

    用惯了的东西总是舍不得丢掉,  用到不能再用了, 再去买一个一样的. 去他一个餐馆, 坐公交车的他一个座位,  听同一首歌.

     一把伞, 跟随着我五年了, 看看它满身的灰, 我就奇怪了, 怎么淋雨的伞却如此搬脏.想想也是, 小雨我都只带伞但不撑伞的.  最近它瘫痪了, 是在我急需用的时候瘫痪的, 那时有人给我撑起了一把太阳伞. 虽然我马上又买了一把新的, 但那天我们都被淋成了落汤鸡.

   今天我又把他修好了.

    破了可以补, 坏了可以修, 但是如果如果它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 又怎么来呵护它呢.

Categories: Hobbies Tags: ,

11/11/2009

Be alone is one of  my bobbies.

And I am fine now.

Will it be better while an other consorts with me?
I should have a try, maybe.

 

Categories: Hobbies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