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节日’

2011年的元宵节 成家 一个人 歌曲

已经是第二年不在家过元宵节了,去年的时候我在其他省出差,夜晚也没有出去看花灯之类的。上大学那会每次元宵节都是在家里,当回到学校的时候花灯也拆的差不多了,也没有好好的看上一眼,今年总算有时间看上一眼那奢侈的花灯了,说实话怎么感觉还没有我们县文心广场上的好看呢。
长大了越来越对这些节日提不起兴趣了,包括过年。说到假期,我现在会努力的找个假期回家,正好与我上学的时候完全的相反,这个转变可能起因于我在大概一年前博客上记载的那篇讲父母文章。当父母能陪伴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像“常回家看看”中描述的一样做。说到“过年”“父母”我不禁又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婚姻,许多人的年假就是在密集的相亲活动中度过的,其中一大部分人是顺从父母的安排,只是走个过场,所幸我还没有到达那个临界年龄,虽然父母一个年假中一直对我唠叨这个问题,但是还没有给安排,我想父母不只是为了孙子,还一部分是别人的看法,在农村一个大龄男青年总是认为有问题的,要不怎么那么大还说不找媳妇。这个年假中我妈妈给了我最后通牒,两年内就不算晚。我一直觉得我不老,何况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性也说自己不算大。没有需要成家的感觉也应该是因为习惯了一个人,那天晚上听CRI怀旧金曲频道的时候,它里面有一段、一段也不知用什么名称称呼的声音,我虽然以前听了不下有500遍,但是都没有仔细的听过,那晚上我仔细的听了一下,并记录如下:
习惯了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开始新的一天,没有不确定,没有无奈,因为没有期待。
习惯了一个人上路,没有方向,没有归期可,只想一个人属于自己的地方停留。
习惯了一个人听歌,关掉所有的灯,只剩CD那优雅的光,那一刻一切都静止,我随着歌声或激荡或抑郁。
习惯一个人醉,醉在昏暗的灯光里,忘记时间,忘记存在,忘记还没有忘记的过去,醉酒后我还可以做回自己,依旧麻木的自己。
习惯一个人回家,坐在Txia的后座,看两旁的高楼如浪一般袭来,然后又消失在视野中。
哼,唉,习惯了,习惯了……
周围的灯光缓缓地两起,梦境在逐渐形成,身后的美景分外的美丽,世界在一起失真。我正入境以诱导演出这场戏,爱情剧本百折又千回编写伤心,你的台词一句句扣我魂魄,恍惚中,恍惚中我为你流下真的泪。我为你专注的表演,已耗尽了离奇,已耗尽了力气。
我竟如此入戏太深,难以之间失了分寸;我竟如此入戏太深,梦和现实乱了界限。竟全忘了根本的自己,全先入你要的角色了。
以上就是一个CRI中一个有磁性男性身影独白的一段话,在明天不知道要放多少遍,我第一次注意到它。里面除了“麻醉”和“taxi”,其他基本与我相符,是不是该考虑两个人了。

最近在电视上看间李玉刚唱的一首歌“雨花石”,搜索了一下看到一个童声版的,听了听旋律,与成人版的高潮部分基本类似,但是歌词可就差甚远了,童声版的唱的是自己是一颗石头,甘愿为人们铺成一条默默无闻的路,而成人版的引申成男的是一颗石头,愿意一生一世等着女方的到来,跟“我愿化身为桥”有异曲同工之妙。首先贴一下童声版的歌词:
网速太慢就先不贴了。

新年新气象,换了个新岗位,其实是回到了毕业前的就岗位。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Free Mind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