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alone’

NULL

当渐渐感到生活是一天天的重复的时候; 当下班后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的时候; 当生活变成了涛哥说的”天天看到海却从未去过”的时候. 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也想看个电影乐呵乐呵; 也想老老实实看个电视剧; 也想上网看一些八卦花边新闻消磨一下; 或许没有深思的必要.

本以为自己是一个不随大流的人; 本以为自己一个人可以过的很安逸快乐; 本以为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回想二十多年, 无论是从从呱呱坠地, 还是被硬性的拖进学校, 还是挤破头皮似的进入大学, 身边都是熙熙攘攘的人, 吃的住的行的没有一个是单独一人.

I Am Legend 中描述的那一, 当城市中只剩下一个人, 没有人交流, 如果没有自言自语几年后会失去语言能力, 那样的环境确实会让人抓狂, 对这一个模特就那样的激动.

文字记录的速度始终不能单上人的思维速度, 弹指间想法已经南辕北辙. 当人的思维可以完整的被记录, 就像录音录像一样方便. 那样会更可怕, 盗取意念之类的会出现.

当微博在大行其道的时候, 用文字维护一个传统的博客确实显得任务繁重. 发现不论是专业的博客地区还是SNS的附带日志出现的不是转载就是分享, 总是找篇找个能描述自己想法和心情的文章来代替亲笔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天色已晚, 洗洗睡吧.

附转载一篇

如果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

王和

我不知道我能否忍受这恒久的孤寂,当这世界再没有自己的同类。每天有足够的食物让你能够饱的活下去,有各种可玩乐的器械可锻炼你的肉体……,就是没有同类在你的生命中出现,你活着的目的只是活到死为止。如果,从自我觉察自己的存在那一刻开始,这世上便只得我自己一人,那还好一点;如果你曾经历过有家人朋友的热闹,而最后却独剩你一人在等死,那种空寂眞会迫得人发疯的。
有这种感悟,当然不是自己有感而发,而是在喂养自家的鼠妹妹而得到的启悟。
鼠妹妹其实应称其为鼠婆婆了。按照仓鼠的生命周期来说,一般高寿的不过两年左右,然而鼠妹妹出生迄今已两年多了,还不是婆婆那算啥?不过由于它还是处子鼠,故此才称之为鼠妹妹。
鼠妹妹是我家饲养仓鼠史上的最后一代了。妻养了仓鼠四五年,从最初的两三对买回来,到后来自家培殖,鼠口最多时达五十多只,当时是有宠物店向妻购入鼠宝宝来贩卖的。后来妻说不再养仓鼠了,当最后一批鼠宝宝给送到宠物店后,家中只剩下两对种鼠及鼠妹妹了!原因是鼠妹妹自幼体弱,毛发疏疏落落的不大讨人喜爱,因此就留了它下来。再后来四老均得遂天年,便只剩下鼠妹妹一个了。
我是每天定时定刻的给鼠妹妹添水添食物,但却不会把它拿到手掌上来玩的,于是鼠妹妹每天都不定时的在给它的滚轮中奔跑,跑出点声音来让我能知道它还活着;我亦如常的每天给它下一场食物雨,如是者一年多了。
我不知道鼠妹妹在它那小小的脑瓜子中存不存在孤寂这种情緖,也许动物本来就没有人类那种种的情绪,它就是如常的每天的吃、睡、跑,但就是连我这个喂食员也因此而感到它的孤寂,它自己却好像不怎么着意似的!
不自觉有不自觉的好!要是让我只能一个人的活着,而又让我知道活着的终极意义是等待死亡不知在哪天降临,我宁可选择不自觉自我的存在好了!

Categories: Hobbies, My Free Mind Tags: ,

2011年的元宵节 成家 一个人 歌曲

已经是第二年不在家过元宵节了,去年的时候我在其他省出差,夜晚也没有出去看花灯之类的。上大学那会每次元宵节都是在家里,当回到学校的时候花灯也拆的差不多了,也没有好好的看上一眼,今年总算有时间看上一眼那奢侈的花灯了,说实话怎么感觉还没有我们县文心广场上的好看呢。
长大了越来越对这些节日提不起兴趣了,包括过年。说到假期,我现在会努力的找个假期回家,正好与我上学的时候完全的相反,这个转变可能起因于我在大概一年前博客上记载的那篇讲父母文章。当父母能陪伴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像“常回家看看”中描述的一样做。说到“过年”“父母”我不禁又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婚姻,许多人的年假就是在密集的相亲活动中度过的,其中一大部分人是顺从父母的安排,只是走个过场,所幸我还没有到达那个临界年龄,虽然父母一个年假中一直对我唠叨这个问题,但是还没有给安排,我想父母不只是为了孙子,还一部分是别人的看法,在农村一个大龄男青年总是认为有问题的,要不怎么那么大还说不找媳妇。这个年假中我妈妈给了我最后通牒,两年内就不算晚。我一直觉得我不老,何况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性也说自己不算大。没有需要成家的感觉也应该是因为习惯了一个人,那天晚上听CRI怀旧金曲频道的时候,它里面有一段、一段也不知用什么名称称呼的声音,我虽然以前听了不下有500遍,但是都没有仔细的听过,那晚上我仔细的听了一下,并记录如下:
习惯了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开始新的一天,没有不确定,没有无奈,因为没有期待。
习惯了一个人上路,没有方向,没有归期可,只想一个人属于自己的地方停留。
习惯了一个人听歌,关掉所有的灯,只剩CD那优雅的光,那一刻一切都静止,我随着歌声或激荡或抑郁。
习惯一个人醉,醉在昏暗的灯光里,忘记时间,忘记存在,忘记还没有忘记的过去,醉酒后我还可以做回自己,依旧麻木的自己。
习惯一个人回家,坐在Txia的后座,看两旁的高楼如浪一般袭来,然后又消失在视野中。
哼,唉,习惯了,习惯了……
周围的灯光缓缓地两起,梦境在逐渐形成,身后的美景分外的美丽,世界在一起失真。我正入境以诱导演出这场戏,爱情剧本百折又千回编写伤心,你的台词一句句扣我魂魄,恍惚中,恍惚中我为你流下真的泪。我为你专注的表演,已耗尽了离奇,已耗尽了力气。
我竟如此入戏太深,难以之间失了分寸;我竟如此入戏太深,梦和现实乱了界限。竟全忘了根本的自己,全先入你要的角色了。
以上就是一个CRI中一个有磁性男性身影独白的一段话,在明天不知道要放多少遍,我第一次注意到它。里面除了“麻醉”和“taxi”,其他基本与我相符,是不是该考虑两个人了。

最近在电视上看间李玉刚唱的一首歌“雨花石”,搜索了一下看到一个童声版的,听了听旋律,与成人版的高潮部分基本类似,但是歌词可就差甚远了,童声版的唱的是自己是一颗石头,甘愿为人们铺成一条默默无闻的路,而成人版的引申成男的是一颗石头,愿意一生一世等着女方的到来,跟“我愿化身为桥”有异曲同工之妙。首先贴一下童声版的歌词:
网速太慢就先不贴了。

新年新气象,换了个新岗位,其实是回到了毕业前的就岗位。

Categories: My Free Mind Tags: , , ,

11/11/2009

Be alone is one of  my bobbies.

And I am fine now.

Will it be better while an other consorts with me?
I should have a try, maybe.

 

Categories: Hobbies Tags: ,